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

抚州做近视手术哪家好,抚州做近视手术哪里好,抚州做近视手术哪个医院最好

2017-11-19 07:06:20 来源:葫芦岛晚报

抚州做近视手术哪家好,

  

  很难看到黑子笑容

  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?我要到哪里去?这个著名的哲学三问,即使对于普通人来说,通常都有最低配置的现实三答:我是张三,来自成都,要去重庆。

  但是,这个叫黑子的人全不知道。他没户口,没身份证,没亲人、朋友,30多岁(他自己估算的)没银行卡,工资寄存在老板处,办不了手机卡,坐不了火车、飞机,不能学车,不能买房,没法谈恋爱结婚。江北区铁山坪一家度假山庄收留3年多来,他的身份就像是一个谜。

  如果你认识黑子,请告诉他,也告诉重庆晚报,他是谁。

  口述成长史

  一个自言自语的故事

  3月13日下午,度假山庄保安热心地从员工寝室把黑子喊出来。对媒体的来访,黑子显得并不陌生。

  黑子是个不到1.6米高的男人,看上去25岁至35岁之间。倒春寒的山风,吹得他明显有肋骨内缩的本能小抖动。重庆晚报摄影记者围着他拍照,他既不迎合,也不抗拒。

  跟黑子交谈,大约四分之一时间是他沉默,重庆晚报记者等待。双方之间就像有一个静悄悄的拉格朗日点,即使后来一周,大都在这个点上保持静止。

  黑子的记忆从五六岁说起,起点在渝中区菜园坝,当年重庆最大火车客运站。他是一个拾荒流浪儿童,有时也翻上火车帮列车员打扫清洁换取盒饭。“拾荒的都是大欺小,大抢小,我长大一点又去抢比我小的。”

  重庆晚报记者看到黑子右边侧切牙少一颗,有个明显空隙。问他是不是被打掉的?“不是,流浪那些年,长期不刷牙,长虫牙,后来化脓烂掉了,牙根还在里面。”

  2001年,也就是黑子推算自己十五六岁时,他爬上火车去了广州。“火车上乘客都在吹牛,说广东好打工,好挣钱。”黑子说,先干了一年铲石头铺路的苦力,后来去东莞大朗镇。那里有很多毛织企业和个体户,私人作坊当杂工不要身份证,还发工资。“辞工5分钟,就能在下一家上工。”黑子说。

  拿到2000元月薪时,问题来了:他怕有钱,没身份证办不了银行卡,钱都随身携带。但更安全的办法是:用掉。

  另一个麻烦是撒谎。没有身份的人要给周围人构造一种常态生活假象,需要智力,也需要谎言修补谎言,哪怕是春节回不回老家这种话题。

  “为什么不说真话?”

  “怕遭欺负,不敢说。”

  “长期编织谎言,是什么感受?”

  沉默了一两分钟:“那也是没办法的。”

  有没有喜欢的打工妹?这个问题遭到黑子的沉默抵制。重庆晚报记者分解成四五个周边问题,在不同时间、场合试探,挤出来的拼图是:他曾经暗恋一个湖北打工妹,常约着吃饭唱歌,但是他没有表白。这是他迄今为止唯一爱慕过的女孩。

  “为什么不表白?”

  “没得未来……”

  “想不想寻她?”

  “不想。我那时用的不是黑子。”

编辑:何小千

相关新闻